欢迎您, 今天是 -      用户名 密 码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重要通知  重要通知:
首页 - 发展研究中心 - 业界观点

将物业服务企业纳入基层治理体系的思考和建议

发布: 2020-03-24     文章来源:     查看: 149次

/张帆

 

在此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中, 全国各地的广大物业服务企业克 服物资紧缺、人员不足等困难, 知难而进、迎难而上,为疫情防控工作大局作出了贡献。

 

物业服务企业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作用


疫情发生以来,广大物业服务企业充分发挥了社会防控主力军的作用,坚守小区(大厦)防控一线,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坚决落实党和政府的部署要求。以浙江省杭州市为例,近一个月来,全市700多家物业服务企业的累计近7万名员工奋战在4000多个小区(大厦)的防控第一线,物业服务企业弥补了基层社区防控力量的不足,对防止疫情蔓延、保障居民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同。

 

物业服务企业在疫情防控中面临诸多问题


物业服务企业在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也面临着一些实际问题。

 

一是缺乏防控物资保障供应渠道。物业服务企业一线员工的数量庞大,口罩、消毒液等防控物资的日常消耗量也非常大。

 

二是缺乏防控措施依法授权机制。疫情防控期间,各地均采取了小区封闭管理、部分人员居家隔离等带有强制性的管控措施,对实行专业化物业管理的住宅小区,街道社区一般都会交由物业服务企业具体实施。物业服务企业的管理权限来自于物业服务合同约定,街道社区未经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讨论、同意,直接向物业服务企业下达的工作指令,在执行过程中容易造成居民业主对物业服务企业的质疑,从而产生不必要的争议。

 

三是缺乏公共卫生事件专业指导。作为此次公共卫生事件的防控一线,物业服务企业员工之前普遍未接受过卫生防疫部门对防疫消杀、隔离管理、自身防护等方面的专业培训,仓促上阵,暴露出应急处理专业知识缺乏、防疫能力不足等问题,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规范和指导。

 

四是缺乏生活服务税收政策扶持。疫情发生以来,物业服务企业承担了物业服务合同范围之外的大量防控工作,经营成本大幅度增加。杭州市出台了给予住宅小区物业服务企业为期两个月的每平方米0.5元的财政补助政策,但财税相关规定尚未明确把物业服务企业细化划分到生活服务,目前为住宅小区居民服务的物业服务企业不能直接对应享受疫情防控期间对生活服务企业免征增值税的优惠政策。

 

物业服务企业需纳入基层治理体系


通过分析物业服务企业在疫情防控中面临的困难,并结合近年来物业服务工作中出现的一些普遍性问题,其根源主要在于对物业服务的定位尚不够准确明晰。

 

一是完善防控协同机制。街道(乡镇)、社区要将物业服务企业整体纳入基层防控工作体系,健全完善必要工作机制,一方面共同议事协商、共享工作信息、合力推进解决;另一方面,委托物业服务企业实施小区管控措施时要明确授权并给予充分的执法支撑,避免引起居民、业主对物业服务企业所执行措施的误读和质疑。

 

二是加强统一专业指导。卫生防疫部门要加强对物业服务企业做好病毒预防和消杀工作的专业指导,并组织力量对从业人员进行专业指导培训,确保物业人员在一线直接面对疫情时能正确开展环境消毒、垃圾清运、隔离户服务等工作并做好自身防护。

 

三是加大宣传表彰力度。宣传部门、新闻媒体对于物业服务企业以及业主委员会中涌现出的先进集体和个人,要及时给予宣传报道,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

 

四是明确业主主体责任。从根本上讲,小区疫情群防群治的主体是业主,业主委员会应当承上启下,架起街道社区、业主居民和物业服务企业之间的桥梁,在疫情防控中发挥重要作用。街道(乡镇)、社区要充分引领和发挥业主委员会以及广大业主的主观能动作用,通过完善业主管理公约、配合落实防控措施、提前缴纳物业费、合理使用经营性收益等方式,和物业服务企业形成合力共同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从长期看,应将物业服务企业更加科学地纳入社会治理体系。

 

一是争取生活服务业待遇。物业服务企业主要业务涵盖商务楼宇(园区)和城市住宅小区两个大类。在住宅小区开展的经营活动与居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按照生活服务业进行定位符合客观实际。但目前税收相关规定中将物业服务行业仅笼统划入商业辅助服务类别,而没有在生活服务类别中予以体现,导致相关营收无法享受生活服务类企业可以享受相应的税收优惠政策。建议在国家层面对此进一步研究完善,细化完善物业服务企业的行业归类,实现科学定位、合理税负。

 

二是建立政府购买服务制度。实践中,物业服务企业在合同约定之外分担了大量政府公共管理事务,在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中体现得更加明显。虽然全国很多城市都出台了物业服务企业疫情防控补助政策,但是从长效制度考虑,建议深入厘清政府与企业的责任边界,对于确需物业服务企业承担部分公共管理事务的,应当纳入政府购买服务制度。

 

三是纳入智慧社区建设体系。在智慧社区建设过程中,应充分发挥物业服务企业在小区最后一米的天然优势,将其纳入信息化建设体系。一方面可以通过物业服务企业延伸管理触角、扩大数据采集、提高工作效率,另一方面也应当允许物业服务企业积极参与信息共享联动机制,提升小区物业服务水平。

 

四是强化信用评价行业导向。作为物业服务行业主管部门要以鼓励引导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参与社区基层治理为导向,加强对物业服务企业的考核评级和信用监管,将企业配合街道社区工作和服务居民业主情况纳入考核、监督的重要内容,如对疫情防控工作落实情况进行表扬奖励或批评查处等,建立完善更好地涵盖居民业主、街道社区、管理部门等多元评价维度的信用监管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