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今天是 -      用户名 密 码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重要通知  重要通知:
首页 - 发展研究中心 - 业界观点

对话唐学斌:御风者归来

发布: 2022-04-26     文章来源:     查看: 1995次

有些人即使离开江湖许久,但他的传说依然在流传……

“想飞到深圳去,找老唐聊聊,他对这件事一定有独到的看法……”类似这样的念头2021年在我的脑海里一共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是在20212月,碧桂园服务以交易总价暂估48.47亿元收购蓝光嘉宝服务64.62%股份时;第二次是在7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8部门关于持续整治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的通知》被资本市场错误解读,一大批物业股被错杀,整个板块,哀鸿遍野时;第三次是在9月,彩生活核心资产被碧桂园服务收购时。

至于“老唐”是谁?我想现在再回答这个问题就略显多余了,绝大多数物业圈里人应该已经猜到了,“老唐”这个称谓属于开启物业上市之路的第一人,深圳市彩生活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前总裁—唐学斌。

尽管采访唐学斌的念头一次比一次强烈,但很快却都被自己压了下来,自从他2019年离开彩生活后,已经消失在公众和媒体的视线中快两年了,于是“会不会打扰到一个隐士”“会不会有掀伤疤的嫌疑”……种种顾忌让我却步再三,犹豫良久,毕竟金盆洗手这件事多数几率意味着退出江湖安享晚年了。直到2021年底,老唐出现在了某财经媒体组织的视频会议中,“老唐重出江湖了!”而这次他的新身份是恒车通创始人。于是带着积攒了许久的种种疑惑,在时隔多年后,我又再次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谈过往:“十八年如梦,有憾而无悔”

 

所有的故事都要从20年前那个午后,唐学斌与潘军在五洲宾馆喝的那次茶开始讲起, 唐学斌与潘军很谈得来,相识不晚,他们一致认为若干年后以家庭为中心的社区将是一个比房地产还要大的市场。草蛇灰线,这为日后发生的一切埋下了伏笔……

2002年,唐学斌进入花样年,创立彩生活品牌,到了20219月,碧桂园服务发布公告,称与花样年旗下物业公司彩生活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以不高于33亿元的总代价收购彩生活旗下核心平台邻里乐100%股权。

这件事之后三个月,唐学斌发了这样的一条朋友圈“做了十八年梦的人和事”形容他和彩生活的十八年,算是正式和过往做了告别。他形容这十八年宛如一场梦境:辉煌有之,遗憾有之,但却无悔。在达到顶峰之时急流勇退,而今从与物业管理行业密切相关的停车领域入手卷土重来。

《中国物业管理》:不久前关注到您在朋友圈上发了一句“做了十八年梦”评价了您在彩生活的经历,那么您对这场梦是否还留有遗憾和不舍?

唐学斌:20年前物业服务企业的定位只是房地产社会服务,社会地位低不受尊重,而我希望所有物业人买得起房子、买得起车子、生得起孩子,能够在城市中体面的生活,当时我认为行业管理着最大的社会财富,同时也服务着社会最基础的消费单元——家庭,在互联网的时代如果将物业服务与互联网结合,应该能够做成比房地产还大的行业,于是我带着一帮年轻的团队试图改变行业,现在回头看确实是像在做梦一样,有一些年少轻狂,胆大妄为。

不过我也感到很欣慰,毕竟完成了许多人不敢想的一件事,让人们看到物业管理能够上市,也能够得到资本的青睐,也具有非常巨大的想象空间和发展的潜力,特别是后来一批优秀的头部物业服务企业,例如中海物业、碧桂园服务等其他公司上市后,更加印证了我当时的想法,物业管理确实是值得我们当初去努力的大行业、好行业,所以十八年的这场梦是有很多的遗憾,但是我却无悔为行业打开资本大门,让行业看到了更加美好的明天。

《中国物业管理》:两年没有您的消息了,这两年您思考了哪些问题?最终是什么促使您重返江湖?

唐学斌:离开彩生活两年了,确实曾经一度就过起了退休生活,去打打高尔夫球,和朋友一起喝喝酒……但是十八年来,我在物业管理行业和彩生活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感觉有些想法依然还没有落地,有些思路还没有去实施。

两年来,我主要思考的就是当初在彩生活没有完成的一些工作以及工作中的遗憾。当时,我想把彩生活整体转型成为互联网化的企业,把彩生活在管的物业项目、物业公司作为公司服务的对象,希望最终能够和员工实现共享机制,这也是我认为彩生活最终能否成为平台型企业亟需解决的问题,但是公司的利益、员工的利益、业主利益、社会利益,达到有效的平衡是很有难度的,特别是要做大规模的企业,管理几亿平方米甚至十几亿平方米的项目时,如果想成为标准化、专业化的物业公司更难,因为物业管理的内容过于繁杂,一个企业如果要把所有的物业形态标准化、规范化实属不易。

我多年前做过一个比喻来形容我心目中的互联网化的物业服务企业,“物业服务就是土壤,而产品公司是上面的花草。”物业服务企业只做平台,不做任何专业的产品服务,与产品公司平等关系,不产生竞争。这样整个物业服务的定位会发生新的变化,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做成,特别是我认为当前物业管理行业真正的盈利点还在依赖物业服务费。寻找到物业服务在社区的拳头产品,为物业服务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梦想没有完成之前,就此退隐实在心有遗憾,因此才决意重出江湖。

 

谈资本:“上市是把双刃剑,是成本最高的融资”

 

唐学斌带领彩生活在港股上市,是物业江湖的里程碑事件。正是他在2014年将彩生活推上资本市场之后,物业管理这一行业才开始了“屌丝”的逆袭之路。

为此,万物云CEO朱保全曾在朋友圈为唐学斌抱不平说:是老唐把故事讲出来的,他值得一次掌声。碧桂园服务总经理李长江在谈及彩生活和唐学斌时,也仍不忘道声感谢。

尽管后来彩生活模式在资本市场遇冷,但迄今为止,登陆港股物业公司也已经超过50家,还有一批企业正在排队中,许多物业服务企业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了企业的高速发展。说句公道话,唐学斌之于行业的价值被低估了。

《中国物业管理》:在您看来,资本对于物业管理行业来说作用是什么?近年来在资本的作用下行业又产生了哪些改变,行业还存在哪些问题?

唐学斌:其实资本进入物业管理行业之后,行业发生了许多变化。

首先最大的变化是很多公司由普通房地产下游服务公司变成了社会公众企业,成为真正具有独立价值的企业;

其次资本让行业产生了众多巨无霸企业,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

最后是在资本的作用力下,行业的技术含量、服务能力、品质控制能力得到了很大提升,部分上市企业在电子商务、机器人应用等方面都做了大量的探索,尤其是新冠疫情也让民众进一步感受到行业的独特作用。

行业近5年的发展已经赶上了过去2030年的发展速度,由此看来资本还是推动了行业进步与良性发展的。

但我认为目前行业中还存在两个问题急需解决:

第一,行业的两极分化非常严重,特别是老旧小区管理问题一直没有彻底解决。现在的很多社区未来也会沦为老旧社区,尤其是众多高层、超高层建筑,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产生大量的维护成本,如果物业服务的体制和机制不能改变的话,这些成本是当前物业公司无法承担的。

第二,人才储备不足,行业专业人员少,大量都是外行来从事物业管理,所以也需要教育机构、培训机构为行业提供大量的专业人才,需要专业人员才能把行业做好。

《中国物业管理》:2021年物业管理行业资本市场上“并购”替代“上市”成为了新的热词,您是怎么看待这一情况的?

唐学斌:物业管理究竟值不值钱?值钱的背后逻辑究竟是什么?物业管理的收并购以及物业管理的价值评估,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当前很多物业服务企业采用的收并购打法,彩生活在几年前就尝试过,包括收购开元国际、万达物业,等等。

其实企业进入资本市场面临的要求是不同的,行业中不少人认为进入资本市场的主要目的就是融资,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进入资本市场必然要受到资本市场游戏规则的管理。上市其实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能帮助企业做大做强;另一方面也希望企业能带来丰厚的回报,这会让企业付出高昂的代价。因此要走上市之路的公司,一定要清晰地知道上市的目的。

让资本欣赏是很难的,资本希望企业能够持续保持20%以上,甚至更高的市场增长率,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企业必须依靠外延式的增长来实现规模的扩张、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也造成了“收并购”变成了上市企业常用的增长规模、增大营收、增长利润的策略和手段。但收并购中其实也蕴含一定风险。

一是收并购会消耗大量资本,需要花很大的代价,物业管理的轻资产就会转变为重资产运作,这种“轻”“重”的转变,对企业的运营、管理等各方面都是非常大的挑战,很多企业会因此丧失轻资产的优势,回头看彩生活收购万达物业之后就由一个轻资产的公司变为了一个重资产公司,于是资本市场对彩生活的认知也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二是收并购后企业融合的问题,“吃进去很容易,消化的了才是本事”特别是物业公司的收并购和房地产公司的收并购不太一样,“物业公司收购的是一纸合同”,这句话几年前大宝(指万物云CEO朱保全)就说过,物业服务企业大量并购的是无形资产,无形资产中除了物业服务合同还有团队以及企业长期积累的商业模式等,这些换了环境不一定能发挥作用。

其实彩生活收购开元国际、收购万达物业后一直没有完成最根本的一步,那就是团队融合。当时收购后的开元国际、万达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还是独立运作的公司,形成的合力很小。并且由于前几年物业管理资本市场火热,行业企业发展的模式趋同,造成物业管理收并购的成本估值很高,这样的收购其实是在消耗企业资源、增大成本以及企业运营的难度。

特别是最近一两年,资本更为理性,资本市场对物业管理的认知,也变得更为谨慎细致。像2021年某些优秀企业的估值在不断提升,但是有些企业的估值在降低,这就是由于资本市场对物业管理的认知发生变化。具有强大地产母公司背书的企业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有人比喻这是“拼爹”,我认为“拼爹”并没有错,像房地产前30强或前10强下属的物业公司是有明显优势的,毕竟每年都可以从母公司获得稳定的几百万、几千万平方米的物业项目。

此外,有没有不断扩张、增厚盈利的能力也是资本市场关注的,其中包含管理面积的增加与外延服务的增长,当然也包含增值服务的盈利能力,具有上述能力的企业,资本市场大概率会给予很高的估值,但是有些企业既没有独特价值,也没有强大的地产母公司作为背书,那么这样的企业最终会被边缘化和淘汰。

当然现在地产行业也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物业服务企业面临着被地产公司当作资产包进行交易,换取现金流的现状。因此2021年很多行业中大型企业的收并购都是由于地产母公司发生一些债务问题之后,不得不出售。我相信,这是地产公司把其认为压箱底的最优质资产、最有前途的物业服务出售了,以换取喘息的机会。因此这时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因为这时才可能出现大型的物业公司被抛售的情况,有实力的企业如能抓住机会,将能够迅速实现规模扩张。

未来物业管理行业在资本市场上还会发生很多故事,产生很多新变化,我想物业管理行业的做大做强,以及后续产生的新模式以及一些新的价值点,将是一种必然,所以我依然很看好物业管理行业。

 

谈未来:“看好停车行业,就像20年前看好物业管理”

 

之前,一篇名为“野蛮人唐学斌闯入智慧停车!”的文章在朋友圈传播起来,于是“团结起来,打倒唐学斌,打倒‘野蛮人’,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不翻身!”的呼声渐起,让本来想着将停车位进行资产化,最终实现停车企业、业主、物业服务企业多方共赢的唐学斌苦笑不已,怀抱为行业谋福利的初衷而来,不想欢迎的掌声和鲜花没有不说,还引来一堆猜忌和冷眼。

于是27日,年后开工第一天,很久未动笔的唐学斌在朋友圈洋洋洒洒发了近九百字的长文进行强势回应:搞停车位不假,但我不野蛮!28日深夜,他再次表态:这是一件靠谱的事。

《中国物业管理》:您前段时间作为恒车通的创始人参加了媒体的线上论坛,您看好停车服务中的哪些发展前景?

唐学斌: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创造业主和物业公司多赢的服务,这方面的尝试彩生活做过很多,其中我最为看好的还是停车服务,停车位现在对社区来说就是停车的场所,我认为未来有一天,停车位终究会成为家庭的核心资产之一,一方面其具有资产保值增值等基本属性;另一方面,停车位的欠账明显,大量的社区车位配比不足。停车场缺乏一个交易的平台,车位的价值被明显低估了。

因此我看中停车市场,希望帮助停车场打造车位的交易平台,在保障业主便捷停车的同时,带来收益和增值,并以此提升车位的价值,实现业主、平台、物业公司的多赢,我非常看好停车行业,就像我20年前看好物业管理行业一样……

还记得6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杂志15周年时我们也采访过老唐。当时的他正意气风发,采访后那篇文章的名字是“御风者的思考和瞭望”,御风者一词的灵感来自《庄子·逍遥游》中“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而不久前的这次采访明显感到他沉稳了许多,也低调了很多,但是依然不变的是他那似乎连呼吸中都带出的强大自信。

走出彩生活的光环后,或许是对物业管理有着难以割舍的初心和纯粹,也或许是为了弥补多年的付出与遗憾,他的创业,终究还是踏入连接万亿房地产后方市场与万亿汽车后方市场的停车行业,不在物业领域,但又没彻底离开物业服务。

今年唐学斌即将迎来54岁生日,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自己创业肯定要比做职业经理人要更辛苦,不过我认识的老唐一直有着“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典型湖南人特质,能够把一件明知难为的事情,想尽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解决。现在老唐正带着一群年轻人,开启一个新的梦想,相信他会在停车领域大展拳脚,再次成为这一领域的“御风者”,就像当初在物业管理行业一样,成为改变行业的力量。(原载于《中国物业管理》杂志2022年第3期)

关闭
关闭